桃jio羚羊角

My name is Tao.

涟漪3

“我是……你大爷。”

“……”

那是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男生,看着绝对不会比自己还大就是了。他眉眼里充斥着桀骜,正蹲在一辆停在路边的车的车顶,胳膊肘架在膝盖上。他起身,两步从车头走下来,一步一个坑。

他看到大男生的眉角狠狠抽了一下,这种程度的玩笑并不会让安迷修生气,他也站起身,将手里的球就着细雨抹了一把,递过去。

“看来这是你的?还给你。”

“客气了,安迷修。”

安迷修挠了挠额角,他困惑的时候都会有这样一个动作,面前这个大男生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他的声音更加成熟磁性,和身上疑似大码童装的衣服构成鲜明对比。并且对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安迷修觉得倒下去的时候还是有意识的。

“天怎么黑了?”

砰――

又是那个梦,令人窒息的螺旋。

安迷修感觉自己一直在坠落,失重感非常强烈。但就是到不了头。心脏一直悬着,落不到肚子里去。眼前全是绿色黑色的线条,他头晕,他恶心,他想吐。

哇――

旋转坠落的他果然吐了,他感觉好难受,领口污秽物的恶心味道是那样的逼真。

他发现螺旋的前方多了点什么东西,像是星星,从那里一点一点涌出来,还越来越多。

“真是……受够了!”

安迷修猛地睁开眼,眼皮酸痛。他缓了好久才适应了过来,双眼凝视天花板好一阵子,知道有人叫了自己一声。

“安哥,你醒啦?”

安迷修抬手捏了捏眉心,道:“哦,是那小……谁啊哈哈。”脑袋还有些晕,连人名都说不上来了。

“安哥你最近加班过头啦,又淋了雨,所以发烧了。幸好有热心市民把你带回公司。”同事一边解释,一边扫地上的碎玻璃渣。他感觉有点冷,裹了裹盖在身上的被单。同事见状指指茶几。

“热水,喝点吧。我先把玻璃扫起来,再联系一下杜工过来换面玻璃。不过修玻璃的钱嘛,还得安哥你来掏。啊对了,也不知道窗边的那几台电脑有没有事,让杜工一并看看吧。”

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正对面的方向有一面落地窗的玻璃完全碎掉了。

“为什么我掏?”安迷修问。

“难道要我来付?”

安迷修回头,那个大男生擦着头发站在门口。这或许是安迷修见过的最漂亮的身体。手臂的线条起伏有致,八块腹肌也清晰可见,发丝上滴下来的水珠顺着人鱼线滑下,没入腰间的毛巾中。他看了一会儿,才把这个人的脸和那个雨中桀骜的蹲在车顶的穿着大码童装的那个大男生重合在一起。

“安哥,就是这位先生把你带回来的。”同事介绍说,“雷狮先生带你回来的时候可把大家都吓了一大跳。”

的确是吓了一大跳。安迷修倒在地上后,四周开始有人围观,再看下去不是办法,雷狮扛起安迷修上到那辆被他踩出两个坑的车的车顶,双腿发力直接跳到路边商铺的房顶,跑远了。

雷狮翻出了安迷修兜里所有的东西,研究了好半天,终于赶在下班的最后一刻,破窗进入安迷修工作的办公室。

而这一路上因为被人扛着飞上跑下,即便是昏迷中,安迷修还是在雷狮破窗而入时吐了出来。

当着所有还没来得及下班的同事的面。

“……”

安迷修感觉自己没脸再来上班了。

“对了,安哥,Boss说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

“什么?”安迷修大惊,“我就是发烧,休息一天就好了,Boss这就不让我待了?玻璃钱我出,我出两倍,别炒我鱿鱼啊!”

“不是啦安哥,你别激动。Boss说你最近太辛苦,所以特地批了几天假,你回家好好休息,顺便带着你……你大舅七妹儿子的对象好好转转。”

“我……大舅七妹儿子的对象?谁?”

大男生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