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jio羚羊角

My name is Tao.

Under A Violet Moon

BGM标题
黑历史ԅ(¯ㅂ¯ԅ)





“骑士长先生。”拉洁艾露端着刚烤好的鹿腿朝安迷修走过来。

“非常感谢您带领骑士团过来救我们,这块肉非常鲜嫩,请您不要客气。”

“拉洁艾露小姐。”安迷修做了一个婉拒的手势,“保护弱者本就是应该的。而且,身为帝国的骑士,保护本国的国民天经地义。”

“骑士长先生,您就不要撑着啦。”忙着倒酒的嘉丽夫人说,“不要拒绝我们可爱的拉洁艾露。您看其他骑士们都已经开始吃啦,我们部落的食物和美酒管够!”

安迷修只好笑着接过拉洁艾露拿过来的肉。肥美的鹿肉和鱼肉架在火上,浆果挤在上面,果汁渗进肉里和油滴一起,在火中噼啪作响。秘制的香料撒在上面,诱人的香味飘向远方。众骑士们围坐在篝火前,头盔和长枪撂在一旁。举起酒杯一通猛灌。骑士们忘记了白天刚经历过恶战,此时全无形象。身上的伤仿佛都被天使治愈。就是在遥远的帝都内,也没有如此纵欲过。毕竟他们都是骑士,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灵魂……八项美德约束着他们,然而抛却这些,他们其实也只是帝国的子民。

刚经历了恶战,大家都消耗了很多体力,从这里到帝都至少还有四五天的路。让大家一直保持着戒备状态还是太勉强,就算是自己……安迷修摸摸腹部的伤,刀口还算浅,血也已经止住了,但是感觉浑身无力。大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虽然从整体消耗上算敌人其实伤亡更加惨重。但是谁知道敌人的密探会不会突然反杀回来?还有国内一些叛逆分子,会不会趁机偷袭……安迷修一直是一个谨慎的人,他得确保万无一失。

嘉丽夫人看出了他的心事,这位夫人笑起来像糖稀一般甜软。

“我知道,骑士长大人在担心什么。”嘉丽夫人将酒坛交给一位年轻小伙,拍拍他的背示意去给别人倒酒,然后揽着拉洁艾露坐在安迷修身旁。

“虽然刚结束一场战争,但是至少这两天,是绝对没没有问题的!”说罢指指天上。

“没人能拒绝紫罗兰的月光,在紫罗兰月色下,所有人都是要抓住幸福的。”

安迷修抬头,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不同以往的洁白,此刻正泛着淡紫色的光。柔和的光线洒在众人身上,仿佛有一股紫罗兰花的香味。

这片大陆上有两个国家,它们宿敌一般从未和平过,似乎战争才是两个国家永不休止的主旋律,总有很多莫名其妙的理由导致双方兵戈相向。处在两国交界的部落是最无辜的,即便两国曾划分过部落的归属,但真打起来,谁又会管那些?

两国水火不容,但只有一件事双方意外的统一,那就是紫罗兰月夜。

传说月之天使将最爱的紫罗兰花做成汁液,点染自己的裙子,淌下来的汁液浸透了宫殿的地板。其实关于紫罗兰月的传说还有很多很多,多到让人忘记最开始的版本,但是不管传成什么样,紫罗兰月夜是人们纵情的时刻这一点在两国却是一致的。 在紫罗兰的月光下,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没有欺骗、没有伤亡,所有人都要庆祝,庆祝这短暂的幸福时光。

“染一条裙子要多少花汁,要摘多少花啊?这只天使真没公德心。”

莫名想到一个性格恶劣的家伙说过的一句话,安迷修揉揉额角。又到了紫罗兰月夜,上一次月夜是在什么时候来着?金碧辉煌的礼堂,不驯的目光,任性的小王子脱掉满身宝石的华丽服装……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永远也不能忘。

想到那双紫色的眼睛,安迷修不禁又想了很多别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神也柔和了许多。拉洁艾露推着嘉丽夫人离开,跑去拿木杯倒了一杯酒又跑回来,虽然是夜晚,但火光依旧暴露了她红彤彤的脸蛋。

“骑士长先生,请喝点酒吧,我们部落自己酿的,很好喝的。”

思索片刻,安迷修还是伸手接了过去,拉洁艾露捂着脸跑到嘉丽夫人身边坐下,眼神一个劲往安迷修这边飘。安迷修朝篝火边的一众骑士们喊到:“喝酒可以,不能喝多。晚上还要轮班,明天还要……”

“知道了长官!”某骑士打断了安迷修的话,“战事未息,不可大意。”

“您放心吧!我们心里有数啦!”

“长官您也别绷着了,塞拉提部落的酒可是全国知名的好喝!”

“你们知道就好。”安迷修笑着说道,然后喝掉杯中的酒。酒味十分香醇,还有一种果香。拉洁艾露之前解释说是因为她们部落靠近森林,用来酿酒的浆果非常丰富。

果酒啊……安迷修想着,那双水晶一样的洗眼睛又跳进他的脑中。

“哦哦!长官喝了!长官喝酒了!我们也开始吧!”

“开始开始!长官起头!咱们一醉方休!”

“什么?等等?我是说……”安迷修的意思完全被曲解,篝火旁穿着盔甲的男人们不再是白日里英勇的骑士,更像是酒馆里的酒鬼――比刚才喝得更凶了。

安迷修无奈的看着他们。他们已经滴酒未沾很久了,不如就让他们放肆一回吧。毕竟谁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这样痛快地喝酒,下一个月夜一起喝酒的是谁。嘉丽夫人倒是非常开心,作为部落里最好的厨娘,看到自己做的美食这么受喜爱,她恨不得将部落里所有的食材都炖了。

人渐渐多了起来。在这附近休息的不只有塞拉提部落,其他部落的人和一些流民也在这片森林里休息。战火无情,能像塞拉提部落一样收到骑士保护的人并不多。部落头领接受了他们,邀他们来篝火旁边坐下,分给他们美酒和烤肉。人们在火堆旁边相互熟悉,举杯同饮。瞧,人与人的距离就是这么自然地拉近了。

“我们来唱歌吧!”一名塞拉提部落的女孩站起来。她的头上别着一支红玫瑰,“我们这里有最可爱的金丝雀!”说着推推身边的拉洁艾露。

拉洁艾露红着脸,但并不害羞,她也站起来:“我们还有最漂亮的巴巴特丽耶!”巴巴特丽耶是一种金色的蝴蝶。在阳光下飞舞时翅膀上的金粉扑簌簌地落下来,仿佛精灵舞蹈时飞起的裙带。也是这个女孩的名字。

“来!我们来跳舞!”

“我们来伴奏!”头领从包袱里拿出手铃,响板,还有小风琴。

“我们也来!”骑士们挥舞着长矛和钢盔。盔甲的碰撞声清脆作响。

在人们的欢笑声中,紫罗兰月夜的篝火晚会开始了。

塞拉提的女孩们是天生的歌姬和舞姬。嘹亮的歌声嘹亮动听,直直地扎进人们的心坎,巴巴特丽耶们的裙摆散开又聚拢。她们的舞姿奔放,让人不由得想靠进,又怕被这热情似火的身姿灼伤。火光照亮她们的脸庞,微卷的金发在夜空中飞扬,人们围坐在一起,举杯欢庆这短暂又漫长的幸福时光。在这温柔的紫罗兰月光下,这一切美的像一幅油画。

“月色真美。”安迷修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禁说道。

“是啊,月色真美。”

安迷修惊得回头,心念的紫水晶此刻就在眼前。眼神还是那样的不羁,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仅一句话便将安迷修拉回那个仲夏的月夜。

“布伦达殿……雷狮,你怎么来了?”安迷修脱口而出,紧接着他想起对方已经舍弃了皇室身份。

“怎么,海盗就不能偶尔上岸一趟了?”雷狮一屁股坐在安迷修身边,一大杯的酒还剩下不少。

“堂堂骑士长大人也开始如此放肆了?就是因为这个‘特殊’的晚上?”雷狮晃晃杯子,然后毫不介意地喝了一大口。

“这是我的……好吧。”安迷修打消向雷狮说明这个杯子是我的你想喝自己去要的念头。

“今晚,只是今晚,还请你不要捣乱。”安迷修看着面前的歌舞,开口对雷狮说。

“喂喂安迷修,在你看来我跟其他海盗一样邪恶无耻吗?”雷狮曲起一条腿,胳膊支在腿上撑着头。

“海盗们一贯的作风,你不可能一点也没有沾染。”安迷修夺过雷狮手中的杯子灌了一口,酒不多了,“而且你本质上也的确恶劣。”

“呵,哪有?”雷狮笑着,再次将酒杯夺走,然后一饮而尽。 虽说剩的不多,但是杯子够大,雷狮咕嘟了几下才喝完。安迷修盯着他的喉结,嘴角留下酒液,顺着下巴要流进衣领,安迷修抬手想擦掉,而雷狮先他一秒,袖子拭去了那抹暗红。

“做什么?”雷狮看着安迷修抬起来的手问道。

“……没什么。”安迷修收回手。

安迷修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回到人群中去,火光照亮了他的侧脸。安迷修的脸上有不少擦伤,还有划痕,目光直直地盯着前面。上一个紫罗兰月夜的时候他曾在他面前抛弃三皇子的身份,那时的他眼中可尽是异样情绪。

异样的感情在心中悄然发芽,他想看到安迷修表情丰富的脸。面前的篝火,给了雷狮一个主意。

“喂,笨蛋骑士。”雷狮开口,安迷修回头。

“?”

“我们之间先停战。”雷狮站起身,拍拍裤子。

“只是这一晚。走,跳舞去。”

什么?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雷狮抓住。雷狮拉着安迷修,朝篝火走过去。

“等等,我不会跳舞!”安迷修说道。

“我教你。” 雷狮回头,一副包教包会的表情。两人走近篝火的时候引起不少骚动。

“哦!长官您要跳舞了吗?”

“诶,这不是那个有名的雷狮海盗团的雷狮吗?”

“这里的确离海边挺近的。”

“他想对长官做什么?”

“别慌,今晚可是紫罗兰月夜。”金发的高个男人和白衣服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佩利和帕洛斯,雷狮海盗团的其他几位也出现在此地。

“今晚我们也只是加入狂欢的人。”帕洛斯的手搭在一位骑士肩上,另一只手举着一个杯子。

“紫罗兰月色下,祝我们都能抓住自己的幸福。”帕洛斯将杯子聚到这名骑士面前。

“哦……哦。祝幸福!祝幸福。” 骑士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跟他碰了个杯。

安迷修的手被雷狮扯住,他揽着雷狮的肩膀。拉洁艾露在唱一首非常古老的歌曲,是一位吟游诗人写给紫罗兰月光的歌曲。

随着鼓声起舞
把世界抛在脑后
让我们畅饮,为自己干杯
在紫罗兰月光下

舞步非常简单,安迷修被雷狮牵着,来到场地中间。 女孩的发间别着花朵,馨香引得安迷修频频回头。雷狮的手臂扣着他的腰,一用力,变让他换了个方向。

她的卷发上有朵玫瑰
吸引你转身凝视
想在桥上偷偷一吻
在紫罗兰月光下

雷狮带着安迷修,一小步一小步地迈着。两人绕着篝火旋转,安迷修渐渐熟悉了简单的舞步。

“骑士长先生学的真快。”

“海盗先生教的好。”

为骑士们和古老的岁月干杯
还有那乞丐和小偷
住在魔法森林里
在紫罗兰色月光下

巴巴特丽耶旋转着跳到两人面前,跳舞的动作变慢。两人按着着她的舞步分开,一前一后地绕步篝火。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下频频重叠。

占卜师,在纸牌预示的未来里
你看见了什么
告诉我吧,让我分享你的秘密
在紫罗兰色月光下

在雷狮和安迷修的带动下,加入舞蹈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人们围着篝火,跳着这支幸福的舞蹈。安迷修笑着看向雷狮,雷狮也向他报以微笑。火光将雷狮的眼睛映得更加闪亮,恍惚间安迷修感觉自己要迷失在那深紫色的汪洋之中。

闭上双眼
迷失在中世纪的氛围里
品味这些珍宝,轻唱歌谣
在紫罗兰色月光下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也同样深陷于他宝蓝的双瞳之中,注视着他的眼神极尽温柔。

“是我的错觉吗?”安迷修问道。

“是的。”雷狮回答他。

“可你似乎并不知道我的错觉是什么。”

“你不是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的错觉是什么?” 安迷修笑着切了一声。

举起你们的帽子和酒杯
让我们彻夜狂舞
我们又回到了往日时光
在紫罗兰月光下

“安迷修,”雷狮挎着安迷修的胳膊,两人的舞步已经轻快而熟练。

“什么?”

“今晚月色真美。”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明亮的夜晚我满怀喜悦
一年中的四季呵
让灯笼燃烧,大方光明
在紫罗兰色月光下

一舞终了,以雷狮托着安迷修的腰深深地弯下去结束。二人的影子相互重叠,脸与脸紧紧地贴着。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紫罗兰色的月光洒在人们的身上。

“今晚月色真美。”

评论(6)

热度(26)

  1. 看我哒羚角跳桃jio羚羊角 转载了此文字
    囤积……